塞格德大学通讯社跟古遗传学匈牙利起源研究所(MKI)古遗传学研究中心的总干事,Dr. Neparáczki Endre采访。

MKI

研究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在塞克什白堡中世纪的废墟花园有900多的骨头。主要任务是鉴定Hunyadi和其他王家的DNA。在这里的废墟花园可以找到匈牙利大教堂地区出土的遗骸。这家大教堂被伊什特万一世基础了,他的埋葬地点也是在这里,而且土耳其占领前加冕地点也是在这里。这表示这家大教堂是中世纪匈牙利的一家中心,因此现代的最重要的历史遗迹。

这国际上的重大研究的初始点是什么?

初始点比我们想象久得多。土耳其占领时候这里的墓穴都被抢了,但土耳其军队只有对首饰感兴趣,所以这里的骨头被遗忘了。之后好几个开挖开始了,第一名是1848年的由János Érdy领导的开挖,他是第一个鉴定了阿尔帕德王朝的国王,貝拉三世国王和他的妻子。他之所以成功了因为那些坟墓没有受到干扰。现在Miklós Kásler继续了用这发现,这个发现是十分重要因为我们只有这只的初始点。因为我们设法提取了DNA,其他的阿尔帕德王朝国王都可能鉴定。

怎么能鉴定辨识马加什一世国王?

为了鉴定他,我们不能用阿尔帕德王朝的DNA,这是为什么我们必须找到另外一个,但一样的初始点。一个要害是他的孩子与孙子,János Corvin 和 Kristóf Corvin,他们都是在克罗地亚被入土了。在十九带时候Aurel Török检查了他们。所以我们问了我们的克罗地亚伙伴的帮助,这样我们可以开始DNA鉴定。

-塞格德大学与这项研究有何关系

我在塞格德大学毕业了,毕业以后我开始做考古学。博士毕业后MKI问了我否是我要继续我的研究,我需要怎么技术?我回答了:多我来说最方便是我的大学与MKI的合作。从2016年我的大学内开始了用最现代的NGS技术。用这样的技术我们更容易可以从骨骼中提取数据。我们的研究小组是在塞格德大学做研究,在此处执行DNA测试。作为年轻的研究员MKI学院给我一个非常大的机会,我和我的研究小组分享了这个机会。我希望越多塞格德大学博士学生可以跟我们一起工作。我觉得这是一个卓有成效的机会。

还设定了哪些其他目标?

我觉得我们还能答案好几个其他的问题。之前没有人做过类似的家谱研究, 因此,从专业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根本是否可行的问题。比如我们可以得到Hunyadi与Luxemburgi 家的关系的答案。在塞克什白堡做的研究是考古学一个新的领域。我叫这新的领域:中世纪法医分析,因为我想找出与我们不再在一起的陌生人。而研究的另一个主要目标是对我们的勤奋的统治者找他们值得的坟墓。那些有感兴趣的人将有机会到墓前朝圣表示敬意。